对越自卫还击战的王牌54军有多"野"

来源:焦点吧新闻网 作者:焦点吧 2015年06月15日 【字体:
对越自卫还击战的王牌54军有多

                    有“王近山”之称的猛将韩怀智和官兵在一起
 
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战,这些年来一直是鲜有书籍出版。最近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首都周围的八大集团军》,首次披露了自卫还击战和当时一些部队的战斗内情,让不少读者叫好。书中披露的一些事件令人感慨。第54军是一支威名赫赫的王牌军,他们打仗“野”,不拘一格;违纪“野”,敢于因时而变;军长护短“野”,不搞一刀切,军长的“野”和部队的“野”铸就了这支王牌的“野性”,因此他们才不可战胜。特摘录本书如下:
 
 
54军打仗有智有勇,所向无敌。军长韩怀智常说一句话:“野战军就是野,哪里需要哪里去!”这就是54军的特点。
 
(1)
 
54军善于打穿越,指到哪打到哪。在解放战争时的衡宝战役中,135师(原属45军,即后来的54军162师)猛打猛冲,穿越到国民党王牌“钢七军”前头,为全歼“钢七军”立下奇功。54军也因此被称为“无敌的铁拳”。
1979年2月19日,南疆自卫还击作战打响之后,54军在边境集结待命。
某日,在某方向担负作战任务的兄弟部队攻击受阻。某师进展迟缓,师前指又遭敌袭击,情况十分危急。广州军区前指命令54军组织162师立即投入战斗,接替某师任务。
当时广州军区发给韩怀智的命令是:“54军前指,指挥猛虎师立即投入战斗,接替×××师战斗任务,攻占×县。”
韩怀智接到命令后,略作沉思,在给162师下达命令时特别强调说:“‘接替×××师战斗任务’,可变通一下,改成‘超越×××师的战斗队形’。”
当年,在济南战役中,纵队司令员聂凤智私改司令员许世友的命令,胆大包天地把“助攻”改为“主攻”,一举攻入济南城。事后有人说:“韩军长这样改动,堪与聂凤智司令员有同工异曲之妙。”
此言不虚。韩怀智这一改,命令的实质没变,但是,一把部队的战斗位置提前,突出发挥54军善野战也善穿插作战的传统和优势;二有利于处理与兄弟部队的关系,便于团结作战。因此,他把“接替”改为“超越”,小改动中有大智慧。
随后,韩怀智率军前指赶到311高地,与某军前指进行交接。某军副军长说:“我把当面敌情和我部作战进展情况向你介绍一下吧。”
韩怀智干脆地说:“现在情况紧急,不用多讲了。你们把地图留下,快撤下,让我们赶紧上来。”就这样,在短短几分钟里,两个前线指挥员完成了作战任务的交接。
随即,韩怀智对54军下达命令:“猛虎师李九龙师长及各团长直接到军前指受领任务,部队不要下车,在行进间快速加入战斗。”
162师先头部队乘车抵达集结地后,炊事班把饭做好,正准备组织开饭时,接到韩军长立刻投入战斗的命令,战士们有的用碗装饭装菜,有的干脆取下钢盔把饭菜装入其中,边跑边吃。在炮火掩护下,162师就这样跨越边境冲向了战场。
162师是猛虎师,发扬敢于穿插的精神,奋勇作战,迅速拿下了某县,首战告捷。
 
(2)
 
韩怀智率领军前线指挥所来到31l高地后,一次防空警报突然响起,多数机关干部没经历过这样真实的场面,阵地上的秩序不免有点乱。有人大喊:“赶快进防空洞!赶快躲起来!”
一些参谋不知怎么做才好,只好转头去看军长。韩怀智正在向天空仰视观察。过了一会儿,他说:“没有事的。”
不久,我军战机起飞临空,对方飞机很快就飞走了。
 
(3)
 
在战斗中,野战部队穿插到敌后难,若是汽车队穿插则更难。但是,54军汽车团就能做得到。
一次,54军军前指接到广州军区前指电报:“某军副军长率某师穿插,在某市以西地区受阻,要求你们火速支援,运送粮食、弹药。”
韩怀智接到命令后,立即下令:“军侦察处长带一个侦察连、20台汽车,拉着粮食弹药,运送给某军。”
车队出发一小时,先头车辆被对方袭击,车队都被堵在那里了,侦察处长用电台向军前指报告:“车队遭遇伏击,对方火力密集,车队过不去。”
韩怀智军长一听非常生气:“过不去就不过了吗?人家一个师在那等着,没粮食吃。”然后把军前指的副参谋长姜显臣叫来,吩咐说:“要采取措施,重新组织车队,必须完成军区交给我们的任务!”
王英洲副军长说:“让我去吧!”
韩怀智沉思了一会儿,却继续对姜副参谋长交代:“你给汽车团连以上干部开个会,统一部署。一是增加先头车辆的攻击力量;二是先头车通过封锁,后面的车必须跟上;三是粮食送不上去,你不要回来!”
王英洲再次向军长提出:“还是让我带车队上去,把姜副参谋长留在指挥所。”
韩怀智开始不太情愿,很长时间不吭声,后来还是说:“那你去吧!”
王英洲赶去汽车队后,按照韩军长的指示召开了连以上干部会议,重新组织侦察连的力量,分别把他们安排在各车上。结果,车队启动后,对方打了几枪,侦察连在车上立即给以猛烈还击,对方见我车辆多,火力猛,马上就开始撤退,汽车团一鼓作气冲了过去。
到达某地区接头地点,王英洲见到了该军副军长说:“老同学,你们受苦了!”
某副军长说:“我跟前就剩一名卫生员,其他全部是伤员,牺牲的就不说了,你们把粮食、弹药卸下来后,就把我们的伤员运回国吧。”
这给王英洲出了个难题,因为车队是配属54军支援作战,不能回国的,于是说:“我做不了主,要请示上级。”立即给军长发报:“粮食已送到,困难已解决。友军让我带一些伤员回国,是否同意?”
等了半个多小时,军长回电:
“军区前指吴副司令批准,允许把伤员交给车队,由车队运送回国,我军人员归建。”
王英洲放心了,把伤员分别抬到车上,由车队直接运送回国,自己则坐车回了54军军前指。
(4)
 
在南疆作战中,一次,韩怀智军长派侦察参谋叶立勤与军务处王佑明参谋到某山去查勘地形、道路情况,恰遇友军汽车横在路上不让路。钢刀团参谋长张锦良与驻守在某山的友军某团交接阵地后,后续部队上不来,很焦急。叶和王参谋于是上前疏通车辆,与友军发生冲突。友军一位副参谋长把两人痛骂一顿,还要叫人把他们捆起来。叶参谋也是年轻气盛,立即招呼身边的侦察连:“上来。”副参谋长见此阵势,骂骂咧咧地把路让开了。
因与友军发生争吵,叶参谋估计回去后肯定要挨军长的骂。谁知,韩怀智听了,平静地说:“在朝鲜战场上,我遇到这种情况,还把堵路的车辆都推到山沟里了!”
叶参谋一听,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下没事了。
 
(5)
 
1979年3月2日9时,54军军前指从驻地出发,指挥猛虎师进攻某县。
军前指到达某地区时,有参谋告诉韩怀智说:“猛虎师医院在这里开设。”
韩怀智得知铁拳团曹副团长指挥攻打一个山口时,被敌高射机枪打断膝盖,正在医院做手术,立即说:“下车到手术帐篷内看望慰问曹副团长。”
军前指的汽车在一段下坡弯路时,遇到向前的猛虎师高炮营车队与转运第一梯队团返回的某汽车团车队,双方在狭窄泥泞的公路上互不相让,道路被堵死了。韩怀智对警卫连长吴明忠说:“把汽车团的领导找来。”
吴连长向前跑了一段路,找到汽车团副团长,对他说:“我们首长请你去一下。”
对方见吴连长披着冲锋枪弹袋,背着手榴弹,手提冲锋枪,以为是连队的通信员,不理睬他。吴连长声音很强硬地说:“我是军警卫连长,韩军长令你去!”
副团长不得不跟吴连长到了韩怀智军长的汽车前。韩怀智开口就问:“你是不是军人?懂不懂打仗下来的让上去的,空车让重车?你的车堵起怎么办?”
副团长说:“知道。”
“知道为什么不让?”
“我怕车陷进泥里去了。”
“是你那个车重要,还是打仗重要?你配属我军就得听指挥,把你的车开进稻田去!”韩怀智严肃地命令他。
副团长答应:“是!”
他立即跑回去,指挥将前几台车开进稻田,后面的车跟着也尽量靠路边停下,于是猛虎师的车队很快向前机动,军前指也进到了第一梯队团铁拳团的战斗队形内。
 
(6)
 
在南疆自卫还击作战中,162师钢刀团发生两件影响较大的事情。
一是吃甘蔗。
2月19日,在攻打某县时,钢刀团担任第一梯队,要求轻装投入战斗,经过两天两夜急战,打进了该县城,天气很热,粮食运不上来,部队又饥又渴。这时团政委廖双全看到团指挥所附近有一大片甘蔗地,心想这东西又卫生又安全,既可解渴还能管饱,可以解决缺粮的难题。因为有纪律,不能拿群众一针一线,干部战士眼睛都看着他,谁也不敢吃。廖双全想:这是你死我活的战争,要活命就得吃饭,不吃饭就打不了仗,完不成作战任务,这毕竟是出境作战,部队随时还要投入战斗,还是战斗任务重要,于是顾不了那么多了,带头砍了一根甘蔗。他正要吃,有位干部说:“政委,吃老百姓的甘蔗是要犯群众纪律的。”
“谁怕谁就不吃!上面追查由我负责。”
廖双全这么一说,机关的参谋干事一窝蜂地跑到甘蔗地里砍了几根甘蔗,吃了起来,于是连队干部战士也跟着进了甘蔗地。
另一件事是“枪毙”俘虏。
2月24日,在围攻某地区一个高地时,团侦察分队抓到了两名俘虏,一个1米80左右,抓他的时候,身旁还有一挺轻机枪;另一个不到1米70,瘦小一些,身旁有两具火箭筒和数枚火箭弹。按规定,部队抓了俘虏后,应将他们押解回后方,但部队要继续往前进攻,押解任务暂时执行不了,便由一名干部带一名战士看管他们。当部队进入到攻击该地区阵地前一条深沟时,前方突然传来命令:“就地隐蔽,不要暴露目标,准备战斗,营以上干部到团指挥所开会。”
在通讯员传达作战任务时,坐在一旁的两名俘虏突然跃出壕沟。
原来他俩听得懂中国话,地形也熟悉,听到这话后,两眼虽被蒙着,立即趁看守人员不备时拼命地向前面的河床方向连滚带爬地冲了出去,看押俘虏的两名战士没把他们抓住。保卫股股长赵顺礼急了,问道:“政委,怎么办?”
廖双全一看也吓坏了,一旦暴露目标后果不堪设想,但又不能明讲毙了他们,就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一个保卫股长,你的胆子都到哪里去了?!”
赵股长一听这句话立即明白了,操起冲锋枪,就追了上去,两名俘虏跑出去不到30米远时,被一梭子弹打死了。
在战斗结果回国后,有人提出钢刀团这两件事,说违反了“群众纪律”,要追究领导干部的责任。
结果,此事提到了军党委会。当研究到这个问题时,韩怀智军长说:“关于钢刀团吃甘蔗和‘枪毙’俘虏的事,还是先由廖双全同志介绍一下情况,而后再进行讨论。”
他话音一停,廖双全就一股脑儿地把两件事的前前后后讲了一遍,意思是特殊情况特殊处理,战时这么做不算是错误。廖双全一讲完,韩怀智军长没等其他委员发言,就率先表态说:“关于钢刀团吃甘蔗和‘枪毙’俘虏的情况,我大致了解过一些,没有大的出入。如果是这种情况,在战时是允许的,不能当成违反纪律来处理。纪律要服从政治的。击毙俘虏是在关键时刻采取的果断行动,如目标暴露了,行吗?你们说应该怎么办?”
军长这么一说,没人讲话了。接着韩怀智又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们的领导干部,在关键时刻,想事、办事要实事求是,要按实际情况确定工作方针,要爱护部属。爱护不是姑息迁就,在把事情查清楚的基础上,实事求是、准确地做出结论,只有这样才能把工作做好。”
在关键的时刻,韩怀智对两件关键的事说出了关键的话,做出了关键的结论。过后,事情再也没有被追究了。若干年后,廖双全这位虎将成为了54军副政委。谈起往事时,他由衷地说:“没有军长的表态,我早就离开部队了,哪还有我廖双全的今天。”
焦点吧热点新闻网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日本曾三次改变七七事变称谓 下一篇:没有了

更多关于本篇文字的相关阅读:

四部门要求外逃贪官12月1日前自首(2014-10-11)

热点人物丹增嘉措简介 丹增嘉措是第几世喇嘛?达赖喇嘛(2014-06-04)

清末代皇帝溥仪是怎么死的末代皇帝溥仪的结局是什么(2014-04-27)

加拿大分析中国航母,国产航母可能不带电磁弹射器(2014-03-25)

男子声称高雄爆炸是炸畜牲 高雄燃气爆炸22死270伤(2014-08-01)

杨卫泽简历 南京杨卫泽被调查(2015-01-05)

南昌另行选址建庙 建南海行宫寺庙(2014-06-20)

热门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