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版一带一路实践:中俄大博弈

来源:焦点吧新闻网 作者:焦点吧 2015年06月02日 【字体:
乾隆版一带一路实践:中俄大博弈

1792年5月5日,中俄边境的恰克图——一个原先的“小商品市场”兼边贸特区,已发展成一个商贸城市——在关闭了8年之后,再度开放。

此时,乾隆皇帝及其“首相”和珅,正在密切地关注着发生在欧洲的法国大革命。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恰克图的再次开放,是否与大清帝国的“旧制度”应对“大革命”的“顶层设计”有关联,但的确在这段时间,大清帝国加快稳定了其全球化市场的框架:以恰克图为中心的中俄贸易、以新疆为中心的与中亚贸易、以及以广州为中心的海洋贸易。

乾隆版的“一带一路”——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海上丝绸之路,已经成型。

恰克图闭关

恰克图作为边贸“特区”,开始于1728年(雍正六年)9月5日,比广州等四大海关的设立足足晚了半个世纪。然而,恰克图的表现,丝毫也不逊于广州。经由恰克图的中俄贸易,对俄罗斯经济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与经由广州的中英贸易对英国经济的影响完全可以媲美。

中英贸易,在大多数年份,成为英国最大的国企“英国东印度公司”90%乃至100%利润的来源。而经由恰克图口岸的中俄贸易,则几乎占了俄国与亚洲贸易总额的67%(库德里亚夫采夫:《布里亚特蒙古史》),同样也成为俄国财政的“奶牛”。1760年,恰克图关税23.8万卢布,占全俄关税总额的20.4%;1775年45.3万卢布,占关税总额的38.5%。到1800年,恰克图贸易更为俄国贡献了71.5万卢布的关税(瓦西里﹒帕尔申:《外贝加尔边区纪行》)。

但是,恰克图并不平静:与英国相比,俄罗斯这位中国北邻,更不安分、更能折腾,加上中国官员处置不当,导致多次冲突,中国政府多次宣布“闭关”,进行贸易制裁。俄方的统计,甚至说闭关次数高达14次。仅清朝官方文献记载的闭关,就有三次。最后的一次闭关,也是最长的一次,足足闭关8年。

第三次闭关的起因是一起越界抢劫案。当时,一位名叫靳明的库伦商人,在乌梁海遭劫,抢劫者是俄罗斯所属的布里雅特人(一个蒙古部落)。

案发后,库伦办事大臣勒保会同喀尔喀副将军郡王蕴斋多尔济、盟长贝子逊都布多尔济,发文俄罗斯伊尔库茨克总督,要求协助缉拿人犯。

根据1786年中俄《恰克图条约补充条款》:“嗣后在各卡伦,若有人蓄意持械抢劫,不论其是否杀人,一律加以逮捕……在该犯所属国之一边边境当众杀头,以儆效尤……被窃之物按其价值罚取十倍。”

但是,俄方在捕获人犯之后,仅将相当于被窃之物十倍价值的罚款交给中方,对于人犯并没有依照中俄条约处置,仅仅“答钳其鼻耳,发谴伊境东北无人之所”,并且没有“详细知会恰克图司员”。

中方认为俄方违反条约,“办理殊属率谬”,致信俄方予以交涉,但俄方认为已经结案,“亦仅希冀了事”。乾隆随机下令恰克图闭关。

中方所担忧的不是个案本身,而是试图防微杜渐。库伦办事大臣勒保认为:“今遇俄罗斯抢劫事件,若稍有姑息,伊等便愈加猖獗,不但于事无益,嗣后卡伦边界亦无宁日矣。”在中国发给俄国枢密院的官方照会中,也明确指出:“如果听任俄国违约,俄国就会按其一贯作法,从中为今后不守诺言找借口。”

大黄贸易战

在这场持续8年(1785-1792)的贸易制裁中,禁运大黄是重中之重。

恰克图闭关之后的第4年(1789),两起越境走私大黄到俄罗斯的案件震惊了乾隆皇帝,一次5000多斤,一次4000多斤。乾隆皇帝亲自批示:对两案中涉及的外籍走私者,枷号示众,至于中国籍的走私者,则处以极刑。

如此严厉,是因为大清国坚信,禁止向俄罗斯出口商品、尤其大黄,是十分有效的贸易武器,不容任何破坏。走私大案也提醒了乾隆皇帝:一、俄国人为了得到大黄已经不择手段;二、必须将可能的走私漏洞完全杜绝。

廷旨频下,除了在漫长的北部边境加强缉私之外,乾隆皇帝还下令,东北三省、直隶、山东、江西、浙闽、粤东等地海陆口岸,“实力稽查,毋许内地奸商,私将大黄偷卖与番船,夹带出洋”。同时,对全国大黄产地及其销售网络,进行全面排查封堵。

即便是位于遥远南国的广州,也感觉到了大黄禁运的强大火力。圣旨要求广州港“严行查禁,毋使稍有偷漏”,“若私卖大黄,一经拿获,不唯大黄入宫,他物一概抄没,人犯拿解内地,加倍从重治罪,断不轻贷。”

大黄,的确对俄罗斯经济有着重要的影响。在俄罗斯,如果没有拿到沙皇政府的许可证而私下经营大黄,后果将极其严重——死刑!相比之下,走私鸦片实在算是“湿湿碎”,无非没收与罚款。

大黄是去火、解毒、通便及治疗瘟疫的中药,量大可致命,其与附子被称为药中“良将”,与人参、熟地两味“良相”一起,合称“药中四维”。在食肉为主的西方世界,当时似乎没有任何一种药剂,可以替代大黄的功能,这导致大黄成为西方最为畅销的中国货——茶叶是日常饮品,而大黄则是日常药品。

与茶叶相比,大黄耐不得潮湿,这种娇贵的先天禀赋,使其更适合于走陆路前往欧洲,而不是漂洋过海。穿越俄罗斯的欧中商路,因此成为“大黄之路”。1706年、甚至可能更早在1657或1658年,沙皇政府就实行大黄国家专卖制度,由圣彼得堡商会垄断,走私者将面临比走私军火还要严厉的死刑。

清代赵翼《簷曝杂记》记载:“俄罗斯以中国之大黄为上药,病者非此不治,旧尝通贡使,许其交易,其入口处曰:恰克图。”在恰克图口岸进行的交易,茶叶与大黄是中国货的主流,恰克图甚至有一个带有边境办公室的大黄交易场。俄国学者西林在《18世纪的恰克图》一书中说:“(18世纪)30年代末,恰克图贸易出现了某些繁荣景象,这在不小程度上是由于受到了开始经常性大黄贸易的促进。”

与茶叶相比,大黄的利润更令人心动。苏联学者斯拉德夫斯基的研究表明,在1730年代,1普特(16.38公斤)大黄,恰克图的进价是12卢布,而运到了圣彼得堡,价值就高达110卢布,翻了近10倍。而俄罗斯的其他研究者也表示,此后大黄的恰克图价格为1普特20卢布,运至西欧则可以208卢布出售,毛利也在10倍左右。斯拉德夫斯基匡算,仅此一项,每年可为国库收入15万卢布。

俄罗斯人并不在恰克图坐等,而是广泛动员中亚地区的布哈拉人(Bukhara,今乌兹别克斯坦境内),深入到西宁等地采购大黄,而后再到恰克图转交俄商,等于是组建了自己的采购队伍。


对于大黄的质量,俄罗斯十分重视,政府派出了专门的药剂师,在恰克图进行鉴别,凡是被虫咬过的大黄一概不收,有损伤或腐烂的也切除,所有淘汰的大黄则一律焚毁,免得华商们下次以次充好。恰克图的验收标准,无论大黄还是茶叶,都远远高于广州口岸,再加上陆路运输的保存状况大大优于海运,因此,经俄国转口的大黄和茶叶,在欧洲市场都是品质最好、质量最高。

为了多贩运赚钱,俄罗斯甚至压低了本土对大黄的消费量。德国人G.F。米勒在1842年出版的《西伯利亚的征服和早期俄中交往》中记载,1777年,俄罗斯境内仅仅消费了6普特大黄(当然不包括走私的),而转销欧洲的则超过1000多普特;1778年,境内消费680普特,转口则高达1055普特。1普特合40俄磅、36英磅,相当于16.32公斤,可见大黄之珍贵。

对于此种关系到经济战略的特殊商品,俄罗斯情报机构还想方设法、甚至不择手段地试图从中国盗取大黄种子,开价高达每俄磅400卢比,这也导致被中国的一些不法商人忽悠,有人甚至用芥菜种子欺骗俄国人。

中俄大黄贸易,在俄罗斯的经济、政治和社会中所扮演的重要地位,与茶叶贸易在英国相仿。中俄两国发生纷争时,大清国总是很自得地发现:手上还有个大黄,可以作为对俄贸易制裁的武器。
焦点吧热点新闻网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中国古代科举考试三部曲 下一篇:曹操为方便儿子当皇帝玩了一个阴招

更多关于本篇文字的相关阅读:

转基因有前途 现在棉花基本都是转基因(2015-02-03)

街头促销的低劣方式(2014-02-24)

陈再道简历【图】陈再道长期霸占侄女 揭秘陈再道的腐化(2014-05-31)

新浪涉传播淫秽信息,扫黄打非拟吊销其互联网出版许可证(2014-04-24)

重庆火锅学院成立 学制最短3个月学费3千元(2014-11-05)

瑜伽少女(2014-03-02)

白云系18大后首位落马省部级女官员 山西白云简历(2014-08-30)

热门图片推荐